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9 April, 2013 | 一般 | (3 Reads)
我是懷著一顆虔誠的心對待這個夏天的。因為會有很多空閒的時間,總想著要做點什麼。雖然事先計劃好了一部分,但是最後大多都沒能實現。 這個夏天傳說中,比以往更熱更漫長。而事實上,也似乎是這樣的。因為身上竟還留著黑白分明的色界。這是以往從未有過的事兒。 這個夏天我一直空著腦袋的。似乎想了很,又好像什麼也沒想。發生很多事。上海世博開得熱熱鬧鬧,全國沸沸揚揚。沒怎麼關注,只是無聊的時候瞥過幾眼。 整個漫長的炎夏至於心的事只有三件。第一件有三天,第二件經歷了近一個月,最後一件一共有六天。 若論意義,即我的對此的感觸吧。那麼那一個多月的時間是震撼了我的心的。一點都不誇張。現在回想起來,自己是跨過了多大的一個鴻溝,稍有不慎,粉身碎骨。雖然自己之前是設想過會遇上這種境地,但是到了那時候才發現是要花些心思對付的。也談不上艱難,或許只有身臨其境才有感觸吧。談不上輕鬆,畢竟苦了身邊不少人。自己也是混混沌沌度過那近一個月的日子。對我的改變是深層,也是第一次這麼深層。人若蟬,總要蛻幾次皮的。 若論懷念,那六天的小游是值得讓我懷念的。當時覺得時間太少,還未盡興。但現在想來,玩這東西多了就會膩。那種盡力將每天都填滿歡樂直到溢出的小游才能回味無窮。就像爺爺也給我的一個豐腴的玉米一樣,吃一個就夠了,因為每一粒都會讓我感到滿足。但若是再給我一個,我定是吃不完的,也會湧出一股嫌惡感。七月的陰霾給我的印象是深刻的。菲菲和爽爽一直都不知道我是怎樣度過那個七月的,所以關於七月他們什麼都沒有說,也什麼都沒做。只是帶著我享受日光。然而在日光的晾曬下,身體裡的黑色因子自己被消磨了。我什麼都沒做。不過這次小游悄悄變化著我的性格,我自己也是後來才發現的。他自己自然地被菲菲爽爽潛移默化著。 在玉蘭最馥郁的時候我回到了小鎮,呆上了五天。對於那五天的事,我不想多說。且當我只是換了一個角度感受小鎮吧,或者說是小鎮安撫了我焦躁不安的心。在這個炎夏,在踏上小鎮的第一刻,一股從未有過的鄉土情結便湧升。在最煎熬的日子,小鎮成了我的避風港,收容了我不安的心,我也漸漸沉寂下來。而在以後,小鎮也是我永遠的避風港。 炎夏已過去數月了,那漫長的記憶與經歷就像身上的色界,已經有了,可能褪不了了,可是也無大礙,自然地成了我的一部分。這些事或許以後都會淡忘,所以才會悄悄地記下,輕輕地……

| 4 April, 2013 | 一般 | (4 Reads)
看節氣,早已是“春風又綠江南岸”了。可惜大西北的春天,草木蕭瑟,狂風肆虐,沙塵漫天,絲毫感覺不到春的暖意。 夜裡,我被風哭醒了。睜開眼,夜色寒涼,風聲嗚咽。不知是乾枯的樹枝掛住了風的衣衫,還是空中的電線纏住了風的亂髮,亦或是日益高大擁擠的樓房擠瘦了風的身軀,反正他發了瘋一樣。揚起一團團沙塵憤怒地砸向玻璃窗,惡狠狠地撕扯著電線,樹木被推搡得東倒西歪。一股又一股的風在各條街巷竄進竄出,不期而遇的兩股風,互相撕扯著對方的衣衫和頭髮,氣急敗壞地不斷指責叫囂著。呼嘯而至的風聲忽大忽小,如鬼哭狼嚎般淒厲磣人。我不由裹緊被子睡去,夢中風聲肆虐。 清晨,透過玻璃窗抬眼看天空灰濛濛一片,鼻息中的土腥味越來越濃。低頭,窗台上落了一層塵土,原來風沿著自己熟悉的每一條縫隙,攜塵土而入,已然反客為主了。院子裡的簸箕、篩子、臉盆被風耍得團團轉,丁零噹啷散落各處。腳剛邁出家門,風便從不同的方向竄過來,東拉西扯一番,真可謂無孔不入。為避風,我總把自己武裝得嚴嚴實實,僅露出一雙眼睛看路,或者乾脆背風倒行。風中走慣了,卻發現這些措施都於事無補,無論你願不願意,從你邁步的那一刻起,其實你已經身處風中。不管是背風而行,還是迎風而上,總免不了在風中行走。在風中行走的日子,不是被風沙迷了眼,就是被風沙弄得個灰頭土臉,這早已是定數,無處躲避。 馬路上的塑料袋和廢紙隨風翻捲滾動,忽前忽後,忽左忽右,忽聚忽散,全沒了方向和章法。銀行和商舖懸掛的橫幅,讓風很是好奇,他掀起放下,放下再掀起,怎麼看都只是一塊紅布,絕不是和他從小玩到大的門簾。不過在紅布上蕩一蕩鞦韆,聽自己嘩啦啦的歌聲,也還不錯。風,得意洋洋地不斷旋轉著身軀,奮力敲擊著沿路的廣告牌,撕扯著電線桿上沒有貼牢的小廣告,裹挾著更多幫兇,一路張牙舞爪氣勢洶洶地狂奔而來。天空,大地,一片混沌,散發著土腥味的渾濁空氣,壓得人們喘不過氣來,呼吸道像被卡住了,感覺到了窒息般地壓抑,不得不咳嗽幾聲清清嗓子。 狂風怒吼中,草隨風倒伏,搖擺不定。人在風中只能歪著身子行走,樹被不同方向的風刮歪扶正,扶正又刮歪。除了承受風的肆虐,他們能做的就是在大風過後,抖抖身上的塵土,讓自己重新站直。 “樹欲靜而風不止。”樹常年生活在風中,比人更能承受風的欺凌。風從樹林穿過,我聽到撕身裂骨的聲音飄蕩在樹林上空。高聳修長的白楊在風中不屈地挺立著,有些小樹被狂風攔腰截斷,更多的白楊挺著圓潤的身子在風中晃動,雖不時有樹枝被大風猛然折斷,但風中的白楊依然不停地向上,向上。樹冠如蓋的槐樹分列路兩旁,樹梢被風揉來擰去飄忽不定,憑著手牽手的力量,他們共同抵禦著風沙。沙棗樹在不同方向的風中變得扭曲而古怪,彎彎曲曲的樹身刻滿了風霜,無論老幼,都堅韌而奇崛。最終這些經歷過風雨洗禮的樹,都能長得粗粗壯壯,韌性十足地挺立在大地上,任爾東南西北風,也無力再撼動他們了。 風不召即來,像熟門熟路的親朋好友一般,隔三差五就跑來一趟。其實更像無賴一樣一時半會賴著不走,躲在東家窗根下聽一點閒言碎語,溜進西家後院裡轉悠一圈,支稜起耳朵聽點私房話,然後把偷聽到的隻言片語和塵土細沙一起攪拌一下,立馬背著手腆著肚,神色詭秘地繞著村前的白楊林轉個彎,一路溜躂一路詭笑,笑得白楊樹渾身直起雞皮疙瘩。到每家每戶都要進去轉悠一圈,丟下一兩句不鹹不淡不痛不癢高深莫測的話,順便把西家茅廁的臭味捲進東家廂房,把趙家的飯菜香刮進張家的豬圈,把鄰家妹妹的情書悄悄塞在劉寡婦家的菜園子裡。最後想溜進村後的沙棗林,結果把自己擠成了絲絲縷縷。 說起風,我竟然從沒有感受過“吹面不寒楊柳風”的溫軟。這樣的風應該蘊含清雅的花香,泥土的芬芳,像媽媽溫熱的手,輕輕撫摸我的頭頂,梳理著我的柔髮。更像一支畫筆,點染出大片大片的綠意,遍地金黃的油菜花,爭俏鬥艷的各色花朵。也像一位良師益友,循循善誘,不斷理清我糾結煩亂的心緒,引領我聆聽天籟的悠遠與靜美。 生長在騰格裡沙漠邊緣,風無處不在,卻感受不到風的溫柔多情。對沙塵暴三天兩頭的襲擊,大西北的人每日裡置身風中,也早已不足為奇了,甚至連這裡的花草樹木塵土石頭也已習以為常了。該伸枝展葉的,不會因為風而推遲一天,該爭奇鬥艷的,哪怕有沙塵遮面,也會含笑迎風綻放。有風的日子,該上班的上班,該上學的上學,該開業的開業,該種地的種地。人本就活在風中,只要在狂風來臨之時,擺正位置,認準方向,在風中也勝似閒庭信步了。 很多年前的一個春天,我和表姐在山野裡放羊的時候,就遭遇了罕見的黑風暴。那天,天邊忽然出現了一朵黑雲,就像墨汁被猛然潑到宣紙上,一團團墨跡暈染開來,迅速擴大不斷膨脹,像一個張牙舞爪的黑色巨魔。就在我們盯著那朵可怖的黑雲怔忡之時,黑雲忽然從天邊四散開來,頃刻間天地一片昏暗。我們被濃重的黑霧籠罩起來,恍惚間似乎被惡魔囚禁在黑黑的山洞,眼前只能模模糊糊看到最近那隻羊肥美的白尾巴。黑氣瀰漫四野,寒風凌冽飛沙走石,黑風暴整整刮了一天一夜,剛剛出土的麥苗被風沙掩埋了;即使沒有被掩埋,露出地面的麥苗也被凍死了;昨天還在水渠裡流淌的清水變成了泥潭,許多羊陷入泥潭無法動彈,慢慢死去;還有很多牧羊的孩子在風中不知去向。 風越刮越大,瀰漫的黑色漸漸淡了些。我和表姐隨著羊群,蜷伏在一個沙溝的背風處。單薄的春衣,擋不住刺骨的寒風,飛沙走石裹著雪花生硬地打在臉上,抱著雙肩發抖的我們迷失了回家的方向。風中行走習慣的我們,無所畏懼。想想順風而行其實並不是捷徑,認準方向才是關鍵。最後我們斷定,黑風暴一路向東南而去,我們的村莊在正東方向,不能隨著風的方向走,那樣會越走離家越遠,只能半頂著風走,說不定就能找到回家的路了。就這樣,我們頂風冒雪一路向東。雖然路途中也有迷惑,甚至路過鄰村時有惡狗擋道,但是,當其他孩子還在風中摸不清方向的時候,全村的大人還滿山野找我們的時候,我們自己卻走回了家,那天風寒雪冷。 風說來就來,說走就走,風聲伴著日子前行。大西北的風雖然凌厲,有時也能讓人迷失了方向,但是卻不能阻止四季的輪迴。幾場沙塵暴過後,大地回暖,春意萌動。當風聲落定,依然是塵歸塵,土歸土。有人群的地方,風便無處不在,當風起時,請認準方向繼續前行,莫讓精彩的日子隨風飄零。

| 14 July, 2012 | 一般 | (4 Reads)
  一歎父母心太急,   望子成龍爭朝夕;   正課副課輔導課,   大雨傾盆向兒襲,   腦子亂成一團泥。   二歎學校看重錢,   副課創收主課偏;   這班那班課外班,   家長負重苦難言,   我心超壓步履艱。   三歎自己不爭氣,   社會歪風誘難敵;   黃書黑影遊戲機,   神魂顛倒醉如泥,   哪能刻苦鑽學習。

| 7 June, 2012 | 一般 | (4 Reads)
紛揚的雪花到底想幹什麼 難道你幻想用潔白遮蓋一切醜陋 可是你只能伴隨寒冷的冬季而至 這是星球,這是人類的醜陋嗎 不僅僅冬天才有,中國才有 有,還是沒有,但她還是來了 在我的天空舞蹈一陣子,然後 然後又在我的臉龐小坐一會兒 我呼吸,我的體溫與她的寒冷喔 我素面朝天,天空全是星星的碎片

| 2 May, 2012 | 一般 | (4 Reads)
單純是什麼?猶如你所說地戲言:“所謂單純,長了翅膀就是天使,沒長翅膀就是白癡。” 我的單純,早已失落在黃河;我的單純,已成馬前潑水;我的單純,已是熟地,長滿了奇異的想法。 我實在想不起來,長輩們是什麼時候不再誇獎我天真的,我是多麼希望長輩們或拍著我的頭、或拍著我的肩,再說:“你們瞧瞧,這孩子多純真呀!”無奈,此情此景,已經不再了。 我反思,我思想複雜的開端,一定是從撒謊開始的,經過編造謊言、尋找借口、竭力解釋、轉移話題、避實就虛的修煉,我終於失去了單純,於是,我誠實的話語裡摻雜了言不由衷的成分,當長輩們老道地說:“你們看看,我說的準吧,這孩子腦袋就是靈!”我一下子明白了,完了,我不再是**了,我終於失去了少女天然般的純情,我的單純如雪入爐,不至而化。 我沒有完成老師佈置的作業,我能說,我不愛學習嗎? 考試,我沒有考好,我能說,我上課時沒有注意聽講嗎? 我沒有考上大學,我能說,是因為我的早戀給我耽誤的嗎? 我如果向央視“實活實說”欄目中的人哪樣,話照實說,我會有什麼樣的下場呢?我不傻,看看同伴的遭遇就會知道:輕則,被責怪、冷面訓斥;重則,被謾罵、皮帶上身。其實,誰都證明不了,“實活實說”欄目中的人說地話,哪句是真?哪句是假?於是,我開始撒謊。 我上班遲到,不能總拔氣門芯吧。 我班上早退,不能總說父母生病吧。 我不能如期赴約,我不能總責怪道上塞車吧。 如果我不極力地解釋、編造一些故事,我就會失去很多,比如:自由、理解、寬恕、信任、愛意。 我的工作,領導不滿意,我怎麼辦? 我的選擇,家人不滿意,我如何想? 我的事情,搞得一團糟,我會怨我? 無論如何,我必須要硬著嘴,尋找辯白的借口,絕對不能說這一切都是我的無能、我的無經驗、我的智商低,一定是有他人的影響、誤導、指使,或者抱怨蒼天、上帝故意折磨我。 慢慢地,我對一些虛假的語言,完全失去了戒備力,說五、六十歲的老女人是青春常在;說八、九十歲的老人,會萬壽無疆;說領導是大公無私,有十分力量,能使出十二分的力氣;說自己為人實在,都能將心挖出來,給人吃…… 真是不可思議,軍事家苦於設妙計、布陷阱、聲東擊西,政治家會圓場,說是,兵不厭詐;當我欺領導、騙朋友、瞞家人,我心裡已經沒有負罪感啦,我極會自我安慰——善意的謊言、好意的行為,說吧說吧、做吧做吧,不是罪。 我為何能做到,心中已是翻江倒海,表面卻是若無其事;我為何要偽裝,看似滿懷的坦誠,內心卻塵封鮮為人知的秘密;我為何強掩飾,心裡在流淚、滴血,呈現出來的依然是陽光的歌唱、一臉的燦爛……這一切,我的目的明顯,心路變換——盡可能地將我自己隱藏起來。 我以為,我的單純猶如初生的牛犢,其實,它已經活生生的死了,它是怎樣離我而去的呢?它是被父母善良的扼殺了;被教育溫柔的剝了皮;被社會殘酷的煮熟了,我為什麼會失去了它,而且是,活不見蹤,死不見影,我找不到一根骨頭、一滴血,原來,它被光明給蒸發了,於是,它只能留給我許多的想法、觀念、思想,折磨我的良心,複雜我的靈魂。 如今,我可以模仿純真的笑;我可以敘說天真的語言;我可以癡情於我的鍾愛……可是,無論如何,就是給我一萬個理由,我也無法再單純。 如果說,人將死,其言也善,那麼,這種善是人性的歸真嗎?這種善是智慧的單純嗎?我時常這樣的思考,也許,這就是我最後單純的影子吧。 看著今冬第一場飄落的大雪,我想起了我的文友靜川的詩句:“風景在窗外,黃昏被車輪碾成碎末,人生的感慨越來越多,雪花即將在眼前飄落,我們已經無法單純。” 文章來源:自由的流浪 |麻辣情醫吳迪的BLOG | Cosmo Macero Jr. |韓寒 | 糖尿病教育 |博.愛 | 嗯嗯 |陳桂棣春桃的BLOG | 徐素珍:傳遞母愛 分享智慧 |專欄作家羅西 |

| 30 April, 2012 | 一般 | (4 Reads)
單純是什麼?猶如你所說地戲言:“所謂單純,長了翅膀就是天使,沒長翅膀就是白癡。” 我的單純,早已失落在黃河;我的單純,已成馬前潑水;我的單純,已是熟地,長滿了奇異的想法。 我實在想不起來,長輩們是什麼時候不再誇獎我天真的,我是多麼希望長輩們或拍著我的頭、或拍著我的肩,再說:“你們瞧瞧,這孩子多純真呀!”無奈,此情此景,已經不再了。 我反思,我思想複雜的開端,一定是從撒謊開始的,經過編造謊言、尋找借口、竭力解釋、轉移話題、避實就虛的修煉,我終於失去了單純,於是,我誠實的話語裡摻雜了言不由衷的成分,當長輩們老道地說:“你們看看,我說的準吧,這孩子腦袋就是靈!”我一下子明白了,完了,我不再是**了,我終於失去了少女天然般的純情,我的單純如雪入爐,不至而化。 我沒有完成老師佈置的作業,我能說,我不愛學習嗎? 考試,我沒有考好,我能說,我上課時沒有注意聽講嗎? 我沒有考上大學,我能說,是因為我的早戀給我耽誤的嗎? 我如果向央視“實活實說”欄目中的人哪樣,話照實說,我會有什麼樣的下場呢?我不傻,看看同伴的遭遇就會知道:輕則,被責怪、冷面訓斥;重則,被謾罵、皮帶上身。其實,誰都證明不了,“實活實說”欄目中的人說地話,哪句是真?哪句是假?於是,我開始撒謊。 我上班遲到,不能總拔氣門芯吧。 我班上早退,不能總說父母生病吧。 我不能如期赴約,我不能總責怪道上塞車吧。 如果我不極力地解釋、編造一些故事,我就會失去很多,比如:自由、理解、寬恕、信任、愛意。 我的工作,領導不滿意,我怎麼辦? 我的選擇,家人不滿意,我如何想? 我的事情,搞得一團糟,我會怨我? 無論如何,我必須要硬著嘴,尋找辯白的借口,絕對不能說這一切都是我的無能、我的無經驗、我的智商低,一定是有他人的影響、誤導、指使,或者抱怨蒼天、上帝故意折磨我。 慢慢地,我對一些虛假的語言,完全失去了戒備力,說五、六十歲的老女人是青春常在;說八、九十歲的老人,會萬壽無疆;說領導是大公無私,有十分力量,能使出十二分的力氣;說自己為人實在,都能將心挖出來,給人吃…… 真是不可思議,軍事家苦於設妙計、布陷阱、聲東擊西,政治家會圓場,說是,兵不厭詐;當我欺領導、騙朋友、瞞家人,我心裡已經沒有負罪感啦,我極會自我安慰——善意的謊言、好意的行為,說吧說吧、做吧做吧,不是罪。 我為何能做到,心中已是翻江倒海,表面卻是若無其事;我為何要偽裝,看似滿懷的坦誠,內心卻塵封鮮為人知的秘密;我為何強掩飾,心裡在流淚、滴血,呈現出來的依然是陽光的歌唱、一臉的燦爛……這一切,我的目的明顯,心路變換——盡可能地將我自己隱藏起來。 我以為,我的單純猶如初生的牛犢,其實,它已經活生生的死了,它是怎樣離我而去的呢?它是被父母善良的扼殺了;被教育溫柔的剝了皮;被社會殘酷的煮熟了,我為什麼會失去了它,而且是,活不見蹤,死不見影,我找不到一根骨頭、一滴血,原來,它被光明給蒸發了,於是,它只能留給我許多的想法、觀念、思想,折磨我的良心,複雜我的靈魂。 如今,我可以模仿純真的笑;我可以敘說天真的語言;我可以癡情於我的鍾愛……可是,無論如何,就是給我一萬個理由,我也無法再單純。 如果說,人將死,其言也善,那麼,這種善是人性的歸真嗎?這種善是智慧的單純嗎?我時常這樣的思考,也許,這就是我最後單純的影子吧。 看著今冬第一場飄落的大雪,我想起了我的文友靜川的詩句:“風景在窗外,黃昏被車輪碾成碎末,人生的感慨越來越多,雪花即將在眼前飄落,我們已經無法單純。” 文章來源:范霞的BLOG |曾經無心123的BLOG | 南風窗 |添亂貓的終極大冒險 | 哈哈靖的心話 |Relapsed Catholic | Brain Droppings |餵馬,劈柴,周遊世界 | DownBeat, The Southwest Ohio Band & Guard Blog |是跳橙不是桃蹬 |

| 29 April, 2012 | 一般 | (4 Reads)
因了一種情愫,我常在漫山披了銀裝的冬雪天一再想念春天,想念三月的杏花或四月的桃花綻放的如雲似霞,再圍上心愛的淺綠色紗巾,攜了孩子們的手,七色花般地簇擁著,一路歌唱,一路走過流水淙淙的小石橋,走過開滿薺菜花的綠草地,再走過那片剛剛萌芽的楊樹林。 儘管我們一路風塵,離家越來越遠,然而腳下畢竟是遠郊的田坎了。我們站在簇新的田野裡,回望身後遙遙林立著的高樓大廈,塵煙捲起的寬闊的馬路以及行色匆匆的車輛、人流,此刻我會長長地舒出一口氣,很有點如釋重負的那般輕鬆,臉上就流露出愜意的笑。這笑常會使不諳世事的孩子們用疑惑的眼神看我,而後也去回望那所我們生活的地方。“到處像在冒煙。”其中的一個孩子便會說。 其實這種現象對於他們來說已經司空見慣,他們或許早已適應了周圍紛揚的灰色煙塵和喧囂,他們不會意識到我這個年齡的人們的心中對於田園有什麼更深的情感牽絆。於是我就想,在三月抑或四月春暖花開的時候,乘一輛中巴,帶領他們遠足春天,走向原野,遠些,再遠些,在他們面前展示一下散發著芳香的綠草地,喧響在夢裡的小河流。 記得十幾年前,我還在一所山區小學裡任教,春暖花開的時候,我便帶領一群孩子去踏春。山區的田園離我們很近,出了路口不遠就是平整的田畦和草長如茵的山野。山區的孩子頑皮,一挨土地,他們就會毫無顧忌地盡情在上面翻轉打滾,搬起腳來玩"拐拐碰"的一種遊戲,他們對泥土自然流露出的親暱舉動令我深深地感動,那一張張寫滿陶醉與滿足的笑臉讓我久久不能忘懷。 還記得,我們席地而坐,擠在他們中間,讓他們們親著我、暖著我、簇擁著我,各自擺弄著手中剛採來的野花:淺紫的、粉紅的、金黃的,用濕泥分別捏在一起,浸入水中。孩子們十分好動,他們從溪邊撿起石子,再拋向平靜的水面,當一枚枚石子在水中砰然濺起朵朵水花,幾隻覓食的小鳥被乍然驚起,倉惶地衝向天空向遠處飛去的時候,孩子們便歡呼雀躍了。 我喜歡聽孩子們那充滿稚氣率真的笑語,我喜歡看孩子們那對任何事物都充滿好奇的眼神。當孩子們的眼中跳躍著欣喜,歌聲裡飄蕩著歡樂的時候,我亦為此而欣慰!山鄉的自然風光陶冶著我們,清新欲滴的空氣令人心清志明、身心舒暢,山鄉阡陌的田園更使我的一腔心緒柔軟若風、靜止若水。 後來的日子,為了離家近一些,我離開了那個小學,到幾百里之外的一家單位工作,蝸居城中,再不能隨心所欲地和孩子們一起踏春了。手頭上是重重疊疊永忙不完的瑣事,每日裡被繁禮縟節和紛爭困圍著,城市裡的快節奏令我行步躊躇神色空茫,寂寞時便倚在瀉滿月光印著滿天星斗的窗口,散漫而又美好地回憶著。 一種幻境浮現在眼前--走在鄉間曲折的小路上,周圍的山崗林密綠濃。身旁是潺潺流淌的小溪,沿岸而來一群晚歸的羊群,追逐著,牧童揚起手中的鞭兒,於空中,甩出清脆的一聲炸響。山道旁,一蓬低淺的蒲公英正開的喜悅,如向日葵般的花朵耀著太陽的金黃;抬起手,便可摘取幾片滴翠的綠葉;俯下身,就能掐起一捧無名的花草,而我的心中正盛開著一瓣愛的心香,那裡面盛滿了童年採擷不夠的新奇與幻想。 驀然,我意識到,長期以來鬱結在心中不能釋懷的那片花地,不僅是春光明媚的田園,不僅是清新亮麗的山野,還有如山花般爛漫成長著的孩子們啊!想到此我的心陡然沉重起來,記憶的紙片再也無法掀動。 偶爾在春深時節,我會獨自漫步到田野深處,覓得清靜一隅,不止為看風景,只為踏一踏那被春雨濡濕了的鬆軟的土地,得到一絲即便是暫時的寬慰和感動。  文章來源:趙玫部落格的BLOG |名牌 | 博學切問,所以廣知 |精神分析的搬運工 | 此部落格已廢棄 |跨 界 @ 童 話 | 北京毛毛的BLOG |Lasso | 幸福是一種心態 |一個人的西藏 Tibet,alone |

| 21 April, 2012 | 一般 | (4 Reads)
他和她相遇在網絡,並沒有離奇的開始,他們的走近緣於他專心的呵護,她真誠的給予。 他們是在玩遊戲時慢慢瞭解彼此,他迷戀於她的才華和溫柔,她沉醉於他的細膩與呵護。他們不但在網絡交談,她還為他寫了許多文字,並且為了不讓他花費,她總是天天打電話給他,囑咐他晚上早點休息,天冷了多加衣服,多保重自己。 所有的朋友都知道他有一個為了他甘願付出的她。他嘴上不說,心裡卻是得意的。她在現實中並非庸碌之輩,不但有值得驕傲的人生履歷,顯赫的家世,更是一個有才華的女子,多少人喜歡著她,而她對他卻情有獨鍾,用情至深。 他知道她的好,但他也知道她是一個至情至性的女子,對待感情非常真誠和專一,甚至自私。她不允許任何人碰他,走近他,那樣的話,她猶如刺蝟一樣的緊張。所以他常為此苦惱,他們也常為此吵架。 每次他們吵架,她生氣走開,但最後回頭的總是她。她說:是我不好,我太不大度了,我不再這樣生氣了,我們和好吧。我不捨得放棄。 他的心裡湧出淚來,其實他也是那麼害怕失去她。 有人說:相愛的兩個人之間發生了矛盾,第一個轉身的就是他們感情上的天使。他想,她就是那個天使吧。 幾年的相處,他們走到了現在。他為了她的一句話決定改變自己,他以為,她是懂他的。所以當她再每天打電話給他時,他總是說忙和累,匆匆掛斷電話。的確,他忙他累,陌生的環境,複雜的人際關係,一不小心,就掉入了陷阱,每天他都如履薄冰。他沒有精力考慮工作以外的事情,所以他冷落了她,雖然他心裡非常內疚,但他沒有解釋。 她每天給他電話,雖然知道這種關心和牽掛對他沒有實際作用,但她想最起碼可以撫慰他的孤獨,讓他在疲憊之餘還記得這份溫馨,感受到她給他的愛。可是他簡單的幾句話就掛斷電話,甚至有次讓他同事接電話,他不知道這是長途麼?她的心裡有了失落,甚至許多時候反思自己的付出是不是值得,他是不是已經不在意了。所以她決定分手,讓自己沉默。 她幾天沒有電話信息,他坐立不安,心想:她是不是出事了,她身體不好,會不會住院?所以他給她信息,焦急的等待她的回復。她收到了他的信息,可她不想回復,因為自己的失落不是短短幾句話就可以平復的。可是堅持了四天之後,依然是她轉身給了他電話。 可是如此的情況依然在反覆上演。他以為她為了他付出那麼多,一定是非常愛他的,無論他做的好與不好,她都會原諒,都會轉身的,他篤定她不捨得離去。所以他對她所做的一切視為理所應當,漸漸地變的泰然自若。卻不曾注意到,等待她轉身的時間越來越長。 直到有一天,他猛然警覺,已好久沒有她的消息了。他給她發了好多信息,打了好多電話,可是信息沒有回復,電話總是被掛斷。她就這樣走出了他的世界,決絕的,沒有給他懺悔的機會,沒有給他挽回的餘地。他知道自己深深愛著她,他知道她已是自己這一生的眷戀,那麼多的爭吵都只是因為不懂得珍惜。而她,不是一直都會轉身的嗎?不是一直都扮演著天使嗎?怎麼她會這麼決絕? 他不明白,去問朋友。朋友說:為什麼你不轉身呢? 那一剎那,他的淚洶湧而出。多麼簡單的一句話,可是為什麼他沒有轉身呢? 美好的愛情大抵如此,總會有無數次轉身,那個最先轉身的就是他們感情的天使。但如果每次轉身都是同一個人,即使天使,也會疲倦。

| 17 April, 2012 | 一般 | (3 Reads)
折扣越多越興奮?男友不再像從前一樣呵護體貼?職場新人高調還是低調? 嗯?這些問題之間有什麼聯繫嗎? 如果不得要領,並且好奇存疑,那麼,你肯定對「貝勃定律」感興趣。 先講一個故事。 女友和前男友分手。原因是,該男太慇勤,讓她體會不到幸福感——飯局、電影、郊遊,每個週末輪著來;玫瑰、衣服、飾品,每個節日輪番上;她一個電話,該男馬上出現;她一瞪眼睛,該男馬上賠不是。 而現男友淡得很,隔三岔五才一個電話,約會更是一個月沒幾次。把女友給吊得那叫一個癡,只要該男一個電話短信,她即使正在逛街喝茶,也馬上撂挑子走人。 一物降一物?或許除此之外,還有「貝勃定律」在操縱人的感覺。 貝勃定律是一個社會心理學效應,說的是當人經歷強烈的刺激後,之後施予的刺激對他(她)來說也就變得微不足道,就心理感受來說,第一次大刺激能沖淡第二次的小刺激。比如,原本1塊的報紙變成了10塊錢一份,你定會感到無法接受;而原本10000元的電腦漲了100元,你一定不會有什麼大的反應。 記得看過一個小故事,情人節前兩個月,兩對情侶中,一位男士每個週末送女友玫瑰,而另一位男士直到情人節那天才送了女友一束玫瑰。誰比誰更幸福?結果或者你已經猜到了,天天收到花的女士抬眼看了看,只收到過一次花的女士則欣喜若狂。 無怪乎「慇勤男」讓人乏味,不是慇勤惹的禍,而是我們的感覺味蕾疲軟了。強烈的刺激過後,一般的刺激已經讓人無動於衷。 想想看,購物時,你是不是對原本幾千塊,現在1折起的奢侈品特感興趣,在一年一度的打折季中為搶得一杯羹而沾沾自喜;卻對原本幾百塊,現在1折封頂的平價品嗤之以鼻,嘴裡嘀咕,天天打折天天打折真沒勁。 辦公室裡,作為新人的你忙前忙後拿報紙收快遞,而隔壁的新人卻如同屁股長了釘一坐就不起來。一個月後,你終於累了快餐盒飯不想去取了,此時隔壁新人站了起來。同事們抱怨你「大不如前」,卻誇讚他「進步可嘉」。此時你是不是特不平衡? 變的不是你,而是別人的心理感受。有人做過這樣一個實驗: 一個人右手舉著300克重的砝碼,這時在其左手上放305克的砝碼,他並不會覺得有多少差別,直到左手的重量加至306克時才會覺得有些重。如果右手舉著600克,這時左手上的重量要達到612克才能感受到差異。即比前一種情況要多給一倍以上的刺激才會有所反應,這就是「貝勃定律」給我們帶來的錯覺。 生活中,「貝勃定律」更是比比皆是。 我們總是抱怨男人婚前婚後判若兩人,婚前即使一堆事情也會在約會到來之前加班加點全部搞定,婚後即使一點事情也會在你提出逛街邀約時成為擋箭牌。有沒有這樣想過,婚後其實他做得更多,買電腦買基金換燈泡交電費自不用說,你生日結婚紀念日孩子百天哪樣不用他操心?而婚前,我們的期待是不是比這少得多? 我們總是對父母的嘮叨煩躁不已,早上出門,媽媽背後追著,帶著傘,快下雨了,你偏不,可是下課,真的就下雨了。媽媽又來接,你習以為常,這不是應該的嘛!可是有天,同學來找你一起上學,提醒,要下雨,帶傘,你卻帶了。下課真的下雨了,你感激涕零,多虧你的提醒!不是嗎?我們對路人的幫助都會心存感恩,卻把親人的關心當做家常便飯。 覺得吃力不討好? 那麼,趕緊從「貝勃定律」上找出路。 對朋友,對親人,對戀人,都應該好,這沒話說。然而,卻不能一下付出你的全部。想想,當你的精力到達極限後,你將再也無法投入更多,而這時,別人的期待卻還在增加,稍不留意,你就成了被抱怨的對象。 所以,無論做什麼事,七八分即可,最後的兩三分,留給想像。

| 17 April, 2012 | 一般 | (5 Reads)
電信光纖可以在地下自如敷設、自如遊走。哈爾濱工業大學鄧宗全教授率領的課題組研製出一台可以為電信光纖「穿針引線」的新裝置以及一套引纜作業新工藝。這台引纜新裝置可以引領光纜像棉線一樣自如穿引到光纖套管中,並敷設到想要鋪設的地方。2006年12月18日,黑龍江省「十五」重點科技攻關計劃項目「電信光纖引纜作業機器人及其工藝推廣」,在哈爾濱通過專家鑒定。鑒定結果認為這套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成果為國內首創。   當前,由於信息產業的高速發展使得電信光纖、光纜的地下敷設需求量越來越大。為了保護光纜,在敷設時必須用引纜設備將光纜穿入光纜護管中。以往在施工中所採用的主要是「氣吹法」進行引纜作業,但方法所需設備複雜,價格昂貴,工作條件要求苛刻。鄧宗全組織老中青結合的科研團隊,在黑龍江省科技廳攻關項目的資助下,開發出了一種用磁力作用進行光纖引纜的新型引纜作業裝置,並提出相應的新的工藝實施方案。研製的樣機已在大慶石油化工總廠物資供應公司及大慶石化博隆化工製品有限公司光纖引纜工程中推廣使用。   據大慶石化總廠物資供應公司統計資料顯示,2004年至2005年,該公司利用新型電信光纖引纜作業裝置共進行各種類引纜作業15800米。該方法使引纜作業成本大大減少,兩年新增產值63.2萬元,新增純收入達40.97萬元。據大慶石化博隆化工製品有限公司統計資料顯示,2004年至2005年,該公司共完成引纜作業10600米,僅成本一項就節約14萬元。   鑒定委員會認為,該項目成果利用永磁與電磁原理,形成了一種獨特的電磁引纜新工藝。該裝置安全可靠、成本低廉,價格僅為傳統「氣吹法」中使用的國外產品價格的1/20。該裝置放纜與穿纜同步進行,引纜效率高,引纜速度快,每分鐘可達200米,引纜距離長,單次引纜距離達2000米以上。該裝置對地形環境及溫度環境的適應性強,尤其是該裝置結構簡單,操作方便,大大降低了引纜施工作業成本。

Next